腾讯分分彩组六必中 > 印染机械 >

六旬翁千里走单骑 您说他是为了啥

2018-07-27 17:26

  西安60岁的老人王相贤风餐露宿,千里走单骑,从西安出发,经安徽、江苏、浙江、福建等省,骑着单车日前来到惠州。以这种骑行方式穷游的年轻人不少,但对于年逾六旬的老人来说,在旅途中备加艰难。王相贤做到了,这段已持续了一年多的旅行还在继续。

  瘦削的身材,花白的头发不经修剪齐肩披着,脸上皱纹横生,门牙仅剩一颗,脸上一直挂着笑容,乐观与自信让王相贤显得比实际年龄要年轻。

  无论什么天,他身上总会多穿一件雨衣,头上的头盔进了屋里也不愿摘下。一辆破旧的自行车,车头与后架挂满了行李,如果不用力扶住,自行车车头就很难把控。而这鼓鼓囊囊的行李中,王相贤的衣物极少,绝大多数是他在各地收来的图书资料,以及他随身携带的日记本和报纸。到达惠州时,他的行程日记已经换了8本。

  王相贤是西安人,这一趟旅程自2015年4月从西安开始,途经河南、安徽、江苏、浙江、福建等80多个城市站点,从潮州市饶平县进入广东境内,再由惠东踏上惠州市区的土地。这几千公里的路程,每一步都是王相贤用双脚踩着自行车丈量出来的。

  一个60岁的老人,决心一个人以骑行方式游历全国。患有低血压,每个月只有500元费用,这些都是路上的阻绊。很多人对于王相贤的这种行为第一反应就是:为什么?他的出行目的何在?为何不在家安享晚年?

  王相贤的前半辈子,可算是循规蹈矩。1978年从新疆空军的地勤机械师岗位转业后,他被分配至西安红旗机械厂,负责看管厂内房产,工作悠闲。

  然而,他心中的文学梦却令他不满意这样的生活,1989年他辞职,开始经营书店,一边编织自己的文学梦。不料书店遭遇拆迁,他只好靠摆地摊卖书营生。日子没过多久,他感到不能困在屋子里写作,于是萌发骑行采风的念头,说走就走,很快他把西安走遍了,继而又把陕西地图“踩”在了脚下。2008年1月,他自西安出发,骑行至北京,成为北京奥运会的民间志愿者。

  经过多次骑行,骑行采风的意图在他心里逐渐清晰,他计划分3轮骑行走遍全国,旅途中注意收集“旅游开发、文物保护、城市建设”方面资料图片,最后集结出书。因此每到一处,他总要到当地的旅游局、地方志办公室等坐聊一下,有时间还要去图书馆,探寻当地人文历史,挖掘创作素材。每到一处,他都会查阅大量当地的人文历史资料,并赋诗一首来记录。

  他的首轮单骑走全国始于2013年8月8日,走过陕西、河南、安徽、江苏、上海等82个城市站点后于2015年1月4日结束,回到家中暂作休整。此次途经惠州,是他始于2015年4月的第二轮骑行,惠州是他此行的第84个站点,到达惠州时正是他此轮出行的第360天。接着,他会沿着广东、广西、云南、四川等地沿线走,逐步将全国走完。

  王相贤的晚年与同龄人相比,显得并不安分,也有点任性。甚至他此次出来,只给老伴在桌底压了张小纸条告知。家中经济并不宽裕,他在路上,老伴每个月往他账上打500元,这点钱光吃饭都不够。所幸,王相贤一路上遇到许多好心人。一路上骑坏了十几辆自行车,有好心人及时给他送上自行车;不够钱住旅馆客栈,向网吧寻求住宿,对方也总能应允;身上钱不够了,连馒头都吃不上,有好心人请他吃饭。

  来到惠州后,他向两家网吧求助,希望在网吧过夜,结果惠州这两家网吧不但免了他的网费,还请他吃鸡腿饭。其中一家网吧老板还给他在附近的公寓开了房让他住,一个多月没洗过热水澡的他终于在惠州满足了愿望,睡了一个好觉。

  为节省开支与节约时间,小病小痛感冒发烧他从不上医院,撑几天就过了。路上磕碰出血,他也能凭着毅力坚持下去。一次过隧道时,误入逆向行车道,为避险他一头撞到地上,沙子碎石渗入了他的皮肉中,顿时额头血流如注。起来后,他找了个光线好的地方自拍了一张照片发到网上记录下来,没去处理伤口。事后他获知,当时他妹妹看到照片大哭不止,他听到后也只是笑笑。至今,他的右眼皮处留下几粒沙粒,颧骨处也有黑色疤痕。

  一次赶夜路,昏昏欲睡的他被大卡车的远光灯照懵了,连人带车掉入了两米深的沟渠中。在沟里昏睡了半个小时后才醒过来,额头与手臂受伤,好不容易爬出沟后倒在农民家房前睡着了,第二天才有力气回去抬起自行车。还有一次在山中迷了路,东西吃完了,低血压来袭,又碰上打雷下雨,他靠在一棵树下以为人生自此走到尽头,陷入昏睡中。醒来凭着一丝气力走到大路上,最终获得道班工人救助,将他带出困境。

  在路上,这样的困境与危险随时存在,这些吓不倒王相贤。有人说不好听的话,问他就不怕死在路上?说到这个,王相贤脸上似有神秘的微笑:“还有更危险的事,我就不说了。在路上牺牲了,也是一种归宿。但我好像每次运气都是多一点点。”

  走在路上的王相贤被媒体誉为“西安单车王”,诸多市民与网民对他骑行的毅力赞赏有加。

  家里的老伴尽管放心不下,但熟知他性格,知道王相贤“如果不做完这件事,就静不下心”,不能陪伴他在路上,只能默默在背后给予他支持。一度对他十分不满的儿子,也渐渐理解了父亲,父子间隙就此弥合。对于家的渴望,他放在心底最深处。“每隔三五天就要跟老伴打打电话,说实话我也想早日回家,但先要完成我的梦想。所以我拼命赶路,经常夜里也不休息,就是争取早日回到家人身边。”

  有人说王相贤是 “苦行僧”,而在王相贤看来,圆梦为大,其他都可以不计较。他对自己有严苛的规定:绝不搭顺风车,即使身体不适也要挺着骑下去,或者走下去。

  我每隔三五天就要跟老伴打打电话。说实话我也想早日回家,但先要完成我的梦想。所以我拼命赶路,经常夜里也不休息,就是争取早日回到家人身边。——— 王相贤